首页
D屯生活
C曼生活
N生活播
B妙生活
主页 > B妙生活 >影帝吴慷仁-演员之路从未满足的痛快 >

影帝吴慷仁-演员之路从未满足的痛快

时间:2020-07-09      浏览:278
影帝吴慷仁-演员之路从未满足的痛快

吴慷仁没有经纪人。

他只用email沟通所有的工作往来,然后幸运的话,你会得到一支电话号码,亲口告诉他任何细节,以及希望怎幺跟他合作,最后一切定夺由他本人亲自评估。乍听起来就像什幺好莱坞哪个老明星的都市传说,「有得接就接,没接到就⋯随缘啰!」他这幺形容,像是一个浪子,没有人留得住他,只有他自己知道要往哪里走。

在万紫千红的演艺圈里,吴慷仁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幺,他关心社会大小事,时常在自己的脸书社群上为弱势族群发声,以他身为公众人物的感染力影响群众,他的私生活很简单,那些人生最複杂的事,他全都丢在戏剧里了。

他开着一台手排老宾士来到拍摄现场,他喜欢车,男人爱车有如对待心爱的玩具,他笑说,最近花了不少钱搞定(保养)它,他一直迷恋老时代的产物,二手衣物那一类的,觉得透过自己的修复而使之重生是一件非常具有成就感的事。

访问10个演员,大概有8个会告诉你:演戏最迷人的地方就在于像是把他人的生命经验活过一遍。但这对吴慷仁来说是多余的,他的经历已经远远超乎一般人一生中所能体验的厚度。出身单亲家庭的他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,经济压力迫使他小小年纪便到处打工,「我很早就意识到:我妈就只有我了。我要努力当那个赚钱养她、永远陪他说话的角色。」一般演员会藉由体验不同职业进入角色,吴慷仁早早做过40几种不同的职业──这些都发生在他26岁正式成为演员以前──他做过焊接工、模板工、到工地做粗活、当过清洁队也摆过摊,24岁那年离开家乡只身来到台北做bartender,那是他成为演员之前做过最长的一份工作──他从一个英文酒名都不会唸的打工男孩,凭着业余时间翻书自学,摇身一变成为当时台北最夯的调酒师。「某次有机会拍广告,一直被导演骂:『你怎幺连表情都不会做? 』我就心想, 好嘛!那我就去学怎幺演戏吧!」这一学,学到拿影帝。

刚结束《麻醉风暴2》更生人的角色,吴慷仁最近都在休息,也积极健身,把之前刻意吃胖的体型减下来(然后头髮留长)。从影将到第9年,虽然当初崛起于偶像剧树海(而且他演男二时都比同档的男一抢眼),但我永远记得他第一次担任男主角的电影《河豚》,他在该片台词不多,几乎只凭表情和动作建构角色,轻微的举手投足就能让人感受到猛烈的哀伤,十足的演员魅力,那时,导演李启源(吴慷仁的戏剧启蒙导师)说他是个「沸点很低」的演员,不要他做太过分的表演,只消站在那儿,单靠情绪就很有力道。

可我们没有和眼前的吴慷仁说这段感想,他是那种不看过去作品的演员,问他为什幺不看?他只害羞笑笑说:「觉得演得不好吧!」包含让他获得影帝、大家一致公认好评的《一把青》郭轸,他也只是害羞的说:「就运气好。」

影帝吴慷仁-演员之路从未满足的痛快

他是那种从来不会对自己感到满意的人。

「我其实私底下不是一个有太多情绪的人,我不怎幺哭的,我唯一会哭的场合就是演戏的时候了,当演员好累,但真的好痛快,没有其他工作能像演员这样尽情宣洩情绪了。」虽然多数人都认为演员是一种被选择的角色,但吴慷仁表示,自己这几年已慢慢在培养「创作者」的直觉,「我很幸运遇到很多老师、前辈,他们所赋予你的价值观、一些你所认同的事物会一直放在我心里,终生受用。但我发现我没办法将之传承,作为演员,我总有一天要用我自己的方式去创作诠释。」

人生有太多道理总是知易行难,像是「喜欢一件事,就专心去做好做满。」这种看似废话的结论,活到某个年纪就会发现不是人人都能办到。所有人都记得他在夺帝感言时所说的「努力」,我却对他那句__「我还会再来。」感到兴奋,台湾戏剧圈似乎很久没有出现像他这幺众望所归的演员了,他总是能让人期待,也从来不会令人失望。

影帝吴慷仁-演员之路从未满足的痛快

>17岁那年我读到一本书,书里有句话是这幺说:「停泊在港口的船是最安全的,但那不是船被造出来的目的。」我觉得每个人都是一艘船,是要出海冒险的。所以我开始离开舒适圈,离开生长的环境。但严格说起来,当时我只是跑到比较远的地方去打工罢了,我虽然出海了,但只是随处撒网,并没有捕到什幺鱼。

>台北是我最后留下来捕鱼的地方,我在这里当起bartender,我第一次体认到每个职业都是需要花时间去磨出专业的。

>家就是我的港口,那是第一个教导我什幺叫付出的地方。演艺工作真的是比较累人的,我偶尔会回去休息,但休息够了马上又得出海远游。

>我对于家乡的记忆是薄弱的,回想起来好像都是打工的片段,当然那是个很有人情味的地方,我每次回家都会迷路,你知道高雄的路很方正,其实要走错还满不容易的,但我每次都会迷失。

>我曾经有段时间都在后悔中度日,那是一个非常自虐的状态,那些没有办法改变的事我都管它叫遗憾,既然是遗憾,那就放下吧!对未来保持谦卑会是比较好的做法。

>但我对当演员这件事没有后悔过,即便刚入行那些日子非常痛苦,没钱就去借、没戏就只能等,但我没有半途而废,演员是我做过最久的一项工作,这算是值得骄傲的吧?

>得奖后,最大的改变就是没有改变。

>人家都说表演的路上就是不断学习,我自认还是有太多太多不足的地方,我也有太多类型的戏剧都还没碰过,比方说警匪片、动作片。我是喜欢让自己多方面尝试的,不要去设限只接什幺类型的戏,因为每个领域都有很厉害的人,接触得愈多就有机会学到更多东西。

>英国演员丹尼尔.戴路易斯(Daniel Day-Lewis)是我心目中对演员的终极想像,他是这种谜样的演员,网路上可以搜寻到一堆关于他的奇闻轶事,可是你对他的私底下的样子依旧还是雾里看花,彷彿他只活在戏里。当然我相信像他这样的演员很多:不追求生活物欲、但追求生活品质,国外的片酬也比较优渥,拍1部片可以休息3年,尤其像他这样地位的演员,会有很足够的时间去思考接下来要拍些什幺,或是用很长的时间去準备一个角色。但他跟一般的好莱坞明星又不太一样,很多人是一部接一部拍,他是两、三年才可能推出一部电影,可你说他的得奖作品不商业吗?也不会,一样能够打动人心。像他这样的演员是一种梦想。

>我欣赏个人性格强烈的人,过分害羞是一种性格、狡猾奸诈也是一种性格,我喜欢观察这种性格极端的人。>每部作品都有它自己的运气,有时候我们看影评评论某部戏或某部电影,说它缺少了什幺,可是假如我们把这部片拿到地球另一端去播放,会不会有不同的回应呢?我以前会很在意这种外界的看法,这几年想通了就没那幺在意了,只要是透过「人」做出来的东西,就一定会找到另一群欣赏这个东西的人。

>但我现在其实有点想回头去演偶像剧看看,就是说,以我现阶段的状态,也许能够做出不同于以往的诠释。

>以前常听人家说男孩跟男人的差别在于有没有责任感,可是其实男孩也应该有要有责任感才对。

>当你对生活不再有压力的时候,你就可以非常非常专注在表演这件事情上。如果跟几年前相比,现在生活压力没那幺重了。但我觉得压力都来自于自己本身啦!对自己的不满足,我觉得自己还年轻,还有很多往前冲的空间与拚劲。

>表演没有所谓的万灵丹,我对戏胞开窍这件事抱持存疑,这部戏你想通了不代表你下部戏也一样,很可能只是在对的时刻遇到一群对的人帮你推了一把,然后遇到对的评审,你就得奖了(笑)。

>演戏是一种呼吸,愈是厉害的演员他在戏里愈像是日常生活,每部戏都有各自的节奏,要从中找到最适合的频率。